客服邮箱: service@366dai.com  客服热线: 0777-2869088(工作日9:00-18:00)

网贷江湖

首页 > 网贷新闻 > 行业资讯>网贷江湖:P2P网贷生存路

网贷江湖:P2P网贷生存路

2014-12-15 10:27:31来源: 阅读()评论()

[导读] 网贷江湖讯 行业门槛低、资金一窝蜂涌入,众多公司风控意识及能力不足,使得网贷行业成为风险高发行业,行业洗牌在所难免。而另一边厢,政府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方法迟迟不能出台

 网贷江湖讯 行业门槛低、资金一窝蜂涌入,众多公司风控意识及能力不足,使得网贷行业成为风险高发行业,行业洗牌在所难免。而另一边厢,政府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方法迟迟不能出台,给外界留下诸多疑虑。

2014060610314922582.jpg
    在行业内部,围绕如何监管,也存有不少分歧。有大型公司认为,政府应该加大监管,“适者生存”,而对于一些中小型公司来说,政府加强监管是一方面,如何维持监管与行业活力的平衡,需要重点思考。
    袁建春:期待P2P行业“百花齐放”
    本报记者 胡世龙
    有人曾将1949年后的中国“二分法”式地分为两个30年。第一个30年以各项政治运动为主,第二个30年以改革开放为主。而2009年后的中国,已经进入到第三个30年。在国内一些经济学者看来,新的30年金融业可能会是经济发展的先导。
    对这样的说法,P2P借贷平台互利网创始人、总裁袁建春颇为认可。在过去20多年,袁建春做过打工仔、个体户,办过厂、开过矿,参股过典当行,其间积累的财富足以让他生活无忧。他本想早点退休,但2012年的一次温州之行,让他萌生并坚定了在金融领域创业的想法。
    “我到温州看了当地的金改后就心动了,觉得金融一定会有很大的商机,如果国家可以放开,那么机会无疑很大。”他说。
    2012年,袁建春在上海创立互利网借贷平台,两年做下来,虽然公司规模仍不大,但他却越做越觉得有前景。“最近,我正在接触一些国企、上市公司,希望能够引进战略投资人,让我们的股东结构更合理一点。”他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说道。
    与此同时,P2P网贷行业的一些乱象也让袁建春开始思考,到底社会需要怎样的P2P行业?
    从实业到金融
    听袁建春说自己的创业史,就如同在回顾一次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而他的成功,或多或少也受到大环境的激励。
    1966年,袁建春出生在上海郊区一个农民家庭,初中毕业那年,因为可以拿到城市户口而报读了中专。1986年,拿到中专学历的袁建春到一家工厂工作,但工厂单调乏味的生活很快就让他厌倦。
    1988年,袁建春从工厂辞职,成了个体户。1991年,通过转手150张股票认购凭证,袁建春收获人生第一桶金。后来,他转向实业。但多年下来,袁建春感觉有些累。办实业需要掌握的各种资源,都让他感到疲乏。2005年后的6、7年,他甚至想要提前退休。
    转变发生在2012年,这年,已近50岁的他到温州考察,大受触动。回到上海后不久,他就创立互利网。此后便越发看好金融业的发展前景。
    在袁建春看来,P2P网贷行业对中小企业融资、金融体制改革无疑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而且中国原先的金融业不发达,相比于国外,中国的金融业发展空间、潜力都相对很大。
    从这点看,袁建春认为中国的P2P网贷代表了金融服务行业的一个发展方向,也是疏通民间资本可行的一个出口。这是其最初决定投身P2P网贷领域的主要原因。“毕竟,网贷要比纯粹的民间借贷透明度高,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传统金融之外,非常好的一个补充。”
    然而,在一个行业做久了,行业的弊端、瓶颈也逐渐浮现在袁建春眼前。他说,“P2P行业确实良莠不齐,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不少公司都是由其他行业转过来,有的是做互联网过来的,可能对借贷这个行业完全不了解,有的本身是在线下做民间高利贷的,甚至有很多借款人本身也在这个平台上做。”
    “虽然有各种问题出现,但总的来说,好的公司仍是多数,但是行业洗牌肯定会发生。”
    谈到行业未来可能的洗牌与整合,袁建春表示,他对于行业前景仍然看好,“全国有近2000家P2P网贷公司,我觉得有淘汰是肯定的,但是应该不会像此前团购网站、购物网站那样,出现一家独大的可能性比较小。那些小而美、地域性强的公司应该也会有很多,还有就是细分市场应该也有很多优秀的公司。”
    监管层不能偏听
    对中国P2P网贷行业,看好与看衰的声音同时存在。有业内人士说,中国的P2P网贷行业离泡沫期尚远,也有人说“P2P公司投资很随意,上午开办下午可能就倒闭了。”
    对于行业的所谓乱象,袁建春认为监管的不足是原因之一,行业监管方法迟迟未能出台,让整个行业缺少规范。
    “现在国家还没有找好监管整个行业的方向,也就是没把好脉。但放任肯定不行,因为P2P行业涉及百姓民生。但是又不能管死,活力还是需要的。如果管得太死肯定不行。”
    对于出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方法细则,业内传言已久,但监管层面迟迟未有动作。谈到国家可能的监管思路,袁建春认为,大的方向应该就是“不能设资金池”、“自身不能担保”、“信息充分披露”、“实名制”、“提高准入门槛”等,而一旦政策出台并得到严格执行,必然会对行业产生较大影响。
    这其中,尤以不能设资金池最为引起袁建春注意。实际上,他对于一些大型P2P网贷公司私设“资金池”现象早有担忧。“行业中很多做的很大的公司,都存在资金池。我和很多业内同行说,你们不应该做资金池,但他们不愿意,因为有资金池可以掩盖很多问题。”
    不过,在政策尚未出台前,袁建春仍在担心:国家的监管政策可能受到大公司的误导,“事实上行业内的不少大型公司本身也是不规范的,国家层面调研的都是大企业,但这些企业说的未必就符合事实。”
    “比如,有些公司就建议政府说可以由第三方来对资金进行托管。而更多的情况是,很多公司明明做资金池了,却说没有做,存在很大的误导。”
    除此以外,他也透露,在应对行业集体风险层面,目前所谓的行业自律做得远远不够。虽然行业组织开会时,各家会员企业都签字了,但有些违背规定的事,很多人还在隐蔽地做。
    “地方政府对P2P行业的政策还存在很多模棱两可之处。我觉得现在政府看待我们就像是看待高危人群,以互利网为例,地方政府甚至公安局都来调研过。”袁建春笑称,“当然,政府现在还是很宽容地在鼓励发展。”
    郭震洲:
    看到金融服务市场“长尾”
    本报记者 胡世龙
    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本科毕业,其后在美国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一度在美国的实验室里研究磁性元件的郭震洲,或许没想过会进入银行风控领域,且一做竟然就做了近20年。
    现为夸克金融董事长兼CEO的郭震洲,上一个为外界熟知的身份是宜信公司的首席风险官,更早之前,他曾先后服务于美国银行、美国国际集团、摩根大通等金融机构风险控制部门。
    2014年5月,其主导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夸克金融成立,在P2P网贷行业一片乱象、监管尚不完善的大背景下,郭震洲打算将风控作为自己的王牌。在他看来,“中国的金融服务领域到处都是发展空间”。
    “长尾市场”不受重视
    郭震洲曾在美国生活多年,在美国的城市呆久了,前几年再次回到国内时,他对中国的人口规模带来的规模经济效应仍然很惊讶。
    “对中国的消费者数量、网民数量,我回国之后感触很深,美国也就3亿人口,中国的网民数量就超过了美国的人口数,而中国的城市很容易人口就过千万。”
    郭震洲认为,中国有如此众多的人口与小微企业,有巨大的长尾市场,但一直以来,在金融领域,却没有针对长尾市场的合适的金融产品。
    “这些小微企业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和稳定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从数量上看,6000万小企业带动就业人数2亿人,小微企业纳税占到全国的一半,新增就业的70%。如果加上中型企业,那就更多了。”
    “然而,目前来自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80%流向了大型企业和国企,并且完全由国有大行主导,小微企业的发展受到了很大制约。”
    郭震洲以美国的例子指出,美国最初有2万多家银行,但经过行业间的洗牌并购整合,目前只剩下几千家。但这一数量也比中国多得多。“美国社会是个比较平均的社会,中国目前则趋向于金字塔型,但是中国金融机构的数量却远远小于美国,这样就没法专注于服务细分市场和不同的客户群。”
    在他看来,最近两三年,国内互联网金融领域迎来了所谓的爆发,而2013年则是关键一年。“2011年到2013年3年间,互联网金融领域共发生89起投资事件,2013年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仅2014年,仅P2P一个领域的投资案例就达到30多家,金额一般在千万美元左右。”
    “爆发的基础是互联网的发展,云计算、大数据等都大大提高了交易征信的效率。”
    然而,尽管互联网金融发展迎来爆发期,但从数字上看,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郭震洲看来,目前全国有1000多家P2P网贷网站,但截至今年9月的交易额仅为1800亿元,相对于庞大的市场需求,规模并不算大。“更多是满足了传统金融机构覆盖不到的需求。”
    “我觉得政府现在鼓励创新,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对我们而言是很大的利好消息。”
    监管思路定未来
    拥有近20年风控领域工作经验的郭震洲,谈到国内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对风险可能失控感到忧心忡忡。
    “目前,在国内做互联网金融的可能有3类人,一类是互联网起家的,不懂金融也不懂风险管理,完全按照互联网思维做,另外一类则是地下钱庄、民间借贷、典当行等,也改叫互联网金融了,第三类则是真正具备金融知识的人。”
    郭震洲认为,不少公司热衷改称“互联网金融”,或许与回避监管有关。“比如小额贷款公司,可能改成了互联网金融公司,就不必再受到金融办的监管。”这其实反映出目前监管制度的不完善。
    此外,监管的缺失也体现在各种“跑路”事件、非法集资事件频繁发生中。
    这些问题如何才能解决?在郭震洲的观察中,政府理清监管思路是关键。
    郭震洲猜测,政府迟迟未能出台监管方法细则可能与互联网金融行业规模尚小有关,以P2P网贷行业为例,其一年仅为2000多亿交易额,不到3000亿元。但监管不足其实对行业发展并不利。
    “我研究过北美市场、东南亚市场,虽然他们的发展阶段不同,监管方式也不同,但都是以监为主、以管为辅。”郭震洲告诉《国际金融报》,“政府对互联网金融不能不管,政府起到的作用应该是创造比较公平的竞争环境,让专业的、真正有能力的、想做好事情的公司能够起到带头作用。”
    提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从业者资质,郭震洲比较推崇美国监管机构的一项规定:“新兴的金融机构主要管理团队必须要懂得传统金融机构的基本准则,必须懂得基础的金融知识。”但在中国,他补充说,“1000多家网贷公司中,管理团队中真正有金融和银行背景的,非常少。”
    在郭震洲看来,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面临的风险,其实也可以从加强征信体系建设来减小。他建议中国学习欧盟模式,将征信体系建设进一步向拥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机构开发,把民间借贷、P2P纳入这一征信体系,并且让这一系统向更多的金融从业者和非金融从业者开放。
    “中国的金融资源其实分配很不平均,很多行业甚至资源过剩,如果能够利用互联网来分散金融资源,是很好的方向。政府应因势利导,为互联网金融创造市场化的竞争环境、搭建友好的经营环境,并逐步建立行业标准。”
    “不要阻碍,但也不要不监管。”郭震洲说。
 

分享到:

相关报道

无相关信息

热门评论更多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最新资讯
理财推荐
热门推荐
广告赞助